筆趣庫 > 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女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我需要去拯救世界,真的,你讓我去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我需要去拯救世界,真的,你讓我去

    “小事?每次受傷都沒說,每次都是重傷,每次都跟我說沒事。”
  
      蘇琪眼眶濕潤的看著江左道:“你騙我,你一直在騙我。
  
      圣地的時候你受傷了,還傷了不止一次,你都沒說。
  
      詛咒之地也受傷了師伯都帶塑造丹來了,血肉都模糊了,你還說沒事,你還騙我說你在廁所。
  
      七情海也受傷了,你還是說沒事,一直說沒事,我都察覺出來了,你還忽悠我。
  
      要是你出事了我怎么辦?
  
      你有沒有想過我會很擔心很害怕?”
  
      說著說著蘇琪眼淚都留下來了:“你還騙我,你就是個騙子。
  
      騙了我這么久。
  
      嗚嗚。”
  
      江左有些發愣,這跟他預想的完全不同,蘇琪怎么哭上了?
  
      江左只能靠近蘇琪,而江左一靠近蘇琪,蘇琪就直接撲到江左懷里哭了起來。
  
      一時間江左完全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么,只能抱著蘇琪,默默的輕撫她的長發。
  
      蘇琪其實很少哭的,尤其是跟他在一起后,不管是這一世還是上一世,江左基本沒看到蘇琪哭。
  
      這次居然被他惹哭了。
  
      江左能感覺蘇琪抱的他很緊,仿佛害怕一松開就會沒了一樣。
  
      蘇琪哭的挺久的,最后都哭的睡著了,睡前讓江左保證,以后再也不騙她了。
  
      江左自然是保證了。
  
      他都七階了,想要再受那種傷,基本是不可能了。
  
      不過真受那么重的傷,大概又會下意識的說沒事吧。
  
      不說出來就不會擔心了嘛。
  
      到時候被知道,那已經沒事了,也不會太擔心了。
  
      這么簡單的道理,蘇琪為什么不懂呢?
  
      江左是抱著蘇琪睡的,衣服都沒換。
  
      蘇琪睡著了自然是件好事。
  
      不過江左還是感覺看不透蘇琪的想法,小女孩子家家的,想法缺乏邏輯。
  
      第二天天還沒有亮的時候,蘇琪就醒了過來。
  
      江左自然也跟著醒過來了。
  
      蘇琪看著江左,江左也看著蘇琪。
  
      蘇琪道:“我現在不擔心你了。”
  
      江左點頭,這樣挺好的。
  
      接著蘇琪又道:“但是我現在很生氣,江左先生騙我,明明能修真也不告訴我。
  
      而且還下厄運錢幣,還要殺妻證道。
  
      每一條都讓人生氣。”
  
      江左臉色一下子就不好看了,隨即起身道:“我出去給你準備早餐。”
  
      只是剛剛起來就被蘇琪壓了下來:“江左先生需要認識錯誤。”
  
      江左點頭:“我已經嚴重認識到了錯誤,以后再也不敢了。”
  
      蘇琪道:“那江左先生得讓我高興。”
  
      江左點頭:“沒問題,我這就外出想辦法。”
  
      江左打算起來,蘇琪又是一手拉了回來道:“讓我看到江左先生難受就好。”
  
      “睡客廳,這是不錯的懲罰,會讓人明白沙發是多么難以入眠的。”江左說道。
  
      “睡客廳是懲罰你還是懲罰我自己?”蘇琪看著江左,然后道:“幫我脫下衣服,穿多了昨晚好難睡。”
  
      江左一時間說不出話,總有一種有刁民想害朕的想法。
  
      不過還是幫蘇琪脫了外衣。
  
      之后蘇琪就好好的躲在被窩里,然后看著江左嬌滴滴的道:“我們睡覺吧。”
  
      江左道:“我覺得房間可能需要打掃下。”
  
      蘇琪道:“起來再打掃也可以啊。”
  
      隨后蘇琪道:“只是普通睡覺而已啊。”
  
      江左呵呵一笑,他信嗎?
  
      當然,信不信是沒有用的,結果是注定的。
  
      第二天一早。
  
      江左:“那個,今天是不是應該要打掃了,我覺得年后有必要做個全面大掃除。
  
      這需要兩三天的時間。
  
      我們不能再這樣浪費時間了。”
  
      蘇琪:“沒事呀,我們明天一起打掃就好了,兩個人的速度是雙倍。”
  
      江左:“呵呵。”
  
      蘇琪:“嗒嗒嗒。”
  
      第三天一早。
  
      江左:“我感覺世界開始變的脆弱了,我需要去拯救世界,世界離不開我。
  
      天碑神戰岌岌可危。”
  
      蘇琪:“世界毀滅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我們完全可以明天后天再去啊。”
  
      江左:“不是這樣的,拯救世界只要一天,我今晚就能回來。”
  
      蘇琪:“那就更不急了,等什么時候開打了,你再出發吧。”
  
      江左:“我覺得我需要養精蓄銳。”
  
      蘇琪:“恩。”
  
      江左:“呵呵。”
  
      蘇琪:“嘿嘿。”
  
      第四天一早。
  
      江左:“我已經認識到錯誤了,要不你還是把我的腿打斷了吧,我深思,我反省,我絕不出門。
  
      求你把我的腿打斷吧,懲罰我吧。”
  
      蘇琪:“不要,舍不得。
  
      而且那是懲罰你嗎?
  
      我感覺還是在懲罰我自己。
  
      駁回。”
  
      江左:“只要把腿打斷,能有效的讓我認識到錯誤。”
  
      蘇琪:“呵呵。”
  
      江左:“......”
  
      第五天一早。
  
      江左:“我真的不敢了。”
  
      蘇琪:“嘴頭說說而已,我早就看透你了。
  
      這世上沒有比我更了解你的人。
  
      到時候你鐵定還是一樣的。”
  
      江左:“這次不一樣的。”
  
      蘇琪:“一樣的,來吃顆藥。”
  
      江左:“......要不,你還是殺了我吧。”
  
      蘇琪:“哪有自己讓自己守寡的。”
  
      第六天一早。
  
      江左:“我想起一件事了,我能幫你去掉厄運錢幣,我們還是先忙正事吧。”
  
      蘇琪:“不要,現在想到厄運錢幣是江左先生下的,我就不感覺多生氣了。
  
      反而感覺這樣能讓我們更好的在一起。
  
      我需要你,哪里都需要你。”
  
      江左:“你精神是不是出問題了?”
  
      蘇琪:“我不管。”
  
      第七天一早。
  
      江左:“我又想起來了,厄運錢幣會影響孩子,如果現在不剔除,我們的孩子可能要倒霉,到時候可能一輩子都無法剔除掉。
  
      你真的忍心嗎?”
  
      蘇琪愣了下:“真的?”
  
      江左:“千真萬確。”
  
      沉默了許久,蘇琪只好道:“好吧,放過你了,那快點剔除厄運錢幣。”
  
      江左猶豫了下,最后還是道:“我能休息一天嗎?”
  
      蘇琪:“......,好吧,我在邊上看著你,不過我也好困,你抱著我。”
  
      江左:“......”
  
      我希望能把你丟出去。
  
      不知道你同不同意?
  
      這種話江左自然不敢說出口了,但是現在抱著蘇琪,那真的是比看自己還要平靜。
  
      當然,抱著睡覺還是可以的。
  
      感覺力氣都用不上了。
  
  
广西福彩快三遗漏速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