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娛樂之電視臺大亨 > 第506章:
    打開了房門,屋子里的空氣頓時有了一些個改觀。
  
      “漲了。”楊佳慧故意的尖叫了一聲。
  
      滿屋子的人這才從夢中陸續的醒了過來。
  
      “芳姐、王姨,你們沒聞到臭腳丫子味道呀!”楊佳慧大聲的說。
  
      “把你們的腳都放回去,討厭!”方霞發布者命令。
  
      伴隨著椅子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大家這才發現,股指再次創出新高,個個都來了精神。
  
      劉老爺子首先高聲的說:“我早就說了,行情還沒結束嘛!服不服?”
  
      “下午賣出的人,現在可是參透了。”王姨說道。
  
      “股市漲漲跌跌,個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老曹發出一聲感慨。
  
      “哎……”
  
      第24節母女情深
  
      第24節母女情深
  
      楊佳慧站在方霞的身后,挑起大拇指說:“還得是我芳姐有力度!我太佩服……”
  
      話沒說完,就聽見一陣電話鈴聲從方霞的包中傳了出來,方霞打開皮包,從里面拿出手機,里面傳來一個女人的的聲音:“是方霞嗎?”
  
      “是的,您是?”
  
      “我是莉莉的老師,她有點不太舒服,您有時間沒有?”
  
      “有!有!馬上到!”方霞的神態已經非常的緊張了,俊美的臉上有些發白,細細的汗珠瞬間便掛在了她的額頭上。
  
      要知道,這是她和丈夫唯一的血肉,是她現在唯一的精神寄托,她不允許自己的女兒有半點的散失。
  
      “我陪你去!”楊佳慧說。
  
      說完,便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跨上黃色的小包,快速的跟著方霞跑了出去。
  
      交易所外面停著一臺面包車,這是王俊來辦公用的車,他經常借著跑保險的名義而動用,這次真的派上了用場。
  
      王俊來已經在車上等著她們,對于方霞的事情、王俊來是從來沒有二話的,這次也不例外。
  
      面包車快速的在馬路上行駛著,車上的方霞臉色還是慘白的,她的眼神里充滿了不安與惶恐,楊佳慧用手拉著她,她們都沒有說話,只是緊緊的靠在一起、緊緊的依靠在一起。
  
      很快,他們便來到了一所學校的門口,遠遠望去,在大門的里面站著兩個人,一個是老師,另一個就是她的女兒,她的女兒只有八、九歲的樣子,小小的臉蛋有一些蒼白,鼻子上堵著兩個白色的棉花球,她仰著臉,生怕鼻血流出來,一副可憐的樣子。
  
      車還沒有停穩,方霞就打開了門沖了下去。
  
      方霞見到自己的女兒這個樣子,眼淚已經奪眶而出,她跑過去緊緊的抱住了自己的女兒,孩子見到了媽媽也“嗚嗚”的哭了起來。
  
      老師走上跟前,安慰道:“莉莉可能是上火,到醫院看看就沒事了。”
  
      “謝謝您,老師!”
  
      方霞一邊說著,一邊抱著女兒上了車。
  
      女兒平躺在母親的腿上,兩只眼睛望著車頂,方霞的一致手撫摸著她的小臉蛋,問:“莉莉,疼不疼?”
  
      “不疼!就是覺得往外流血。”
  
      面包車在馬路上快速的行駛著,汽車的輕微顛簸使得小女孩的鼻血流的更多了,這時的棉球已經紅了大半,方霞的緊張的手牢牢的抱住女兒的頭部,她要讓顛簸降到最低的限度。
  
      女兒的眼睛里流露著恐懼,她死死的摟著母親的雙臂,因為在女兒的眼睛里,母親是她的唯一靠山。
  
      方霞的淚水與額頭上的汗水攪合在了一起,掛滿了兩腮。
  
      楊佳慧從自己的小包里掏出一塊衛生紙,輕輕的替她擦試。
  
      汽車平穩的停在市醫院的院內,這是本市最大、最權威的醫療機構,城鎮和附近農村的人都會來這里就醫,因此患者每天都非常的多。
  
      方霞回頭示意王俊來把車送回單位,這才和楊佳慧下了車。
  
      醫院大廳里只剩下了她們兩個人,掛號的人排成了一條長長的龍,彎彎曲曲的直到大門,兩個人一看便傻了眼,這樣的排法那要到什么時候啊!
  
      望著方霞焦急不安的神情、再看看莉莉有些蒼白的小臉,楊佳慧的心里也酸酸的不是個滋味,忽然她的眼前一亮,對了,張軍的同學不是在市醫院嗎?為什么不去找她?
  
      她掏出手機撥通了張軍的電話,但是,對方的電話卻在忙碌中。
  
      “死東西,這時候給誰打電話!”
  
      方霞不解的問:“誰的電話?”
  
      “張軍有個同學在這里當大夫,好像還是內科。”
  
      一連撥打了幾次,張軍的電話始終處于忙碌狀態,楊佳慧生氣的一個勁的跺腳,嘴里惡狠狠的說:“看明天我不砸了他的手機!”
  
      話音未落,她的電話響了起來,是張軍。
  
      “喂,孩子怎么樣了?”
  
      “在醫院呢!掛號的人巨多!”
  
      “沒找何媛媛嗎?”
  
      “不認識!”楊佳慧生氣的說。
  
      “那我過去。”
  
      張軍說罷,就放下了電話。
  
      方霞抱著女兒坐在椅子上,她的臉緊緊的貼在女兒的臉上,眼睛卻向著門外不停的看著,她多么希望張軍立時出現在門口啊!楊佳慧則在大廳里來回的走著,她鼓著兩腮、拳頭攥的緊緊的,兩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時不時的向門外張望,身邊路過的人都好奇的看著她,懷疑她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正在焦急之中,張軍風風火火的跑了進來。
  
      “你咋來的?”楊佳慧氣沖沖的問。
  
      “出租車唄!”
  
      “我還以為你跑來的呢,小摳!”
  
      張軍喘著粗氣,緩了緩說:“剛才給她掛的電話,讓咱直接過去。”
  
      順著指示牌,他們很容易的找到了內二科,一進屋就看見身穿白大褂的何媛媛,她正在忙著給別的患者看病,發現他們進屋,就指了一下自己身后的一把椅子,示意方霞坐了過去。
  
      何媛媛告訴她:“膜的破潰引起的出血。
  
      黏膜的破潰出血一般是跟上火引起的鼻子干燥有關系,可能是最近辛辣、油炸食品吃得過多的原因。”
  
      “沒什么關系吧?”
  
      “沒有的,實在不放心就做一下血小板的檢查。”
  
      何媛媛看看她們猶豫的表情,便站了起來,領著她們來到了化驗室。
  
      “王姐,幫忙給我嫂子做個血常規唄”何媛媛沖著里面說。
  
      里面的一個女人答應了一聲,走了過來。
  
      “我先回去,你們先做著。”何媛媛沖著張軍笑了笑,走了回去。
  
      張軍看看沒自己什么事情,就悄悄的跟著何媛媛來到了內二科,他坐在一把椅子上,看著自己的老同學再為別人治病,心里不由得好生羨慕。
  
      “你女朋友挺漂亮的。”
  
      “就是普通朋友唄。”張軍急忙解釋。
  
      “我都看見你們的
广西福彩快三遗漏速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