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絕世刀主 > 第410章 不可報的仇

第410章 不可報的仇

    面對兒子的詢問,關大娘沒有馬上回答,而是沉湎在回憶中。回憶到她與那個人相處的日子,原本悲傷的臉上終于流露出一絲甜蜜。
  
      “不,你父親一直在暗中尋找我們,只是我不愿意見他。”
  
      “為什么,娘,你為什么不愿意見父親,難道是父親做了對不起你的事?”
  
      “不是,你父親不是那樣的人。”
  
      “那我父親到底是什么樣的人?”關雷都有點急了。他想聽到父親的一切,可是母親說來說去總是不說出來。
  
      “你可知道你父親是誰?”關大娘看著關雷。
  
      關雷心道,我若是知道何必要著急問你。但他不能說,只好搖頭表示不知。
  
      “你父親姓秦名龍,皇族那個秦。他曾是炎朝皇帝,天下第一高手。”
  
      關雷聽到母親說自己的父親居然是秦龍,嚇得一屁股坐到地上。他不相信這個,他的父親怎么可能是皇帝。如果他父親是皇帝,他們怎么還要逃荒。
  
      他搖頭道:“母親你莫要開這樣的玩笑。雖然秦龍已死,但這樣的玩笑還是開不得。”
  
      “你覺得我是在開玩笑?我為何要開這樣的玩笑,這樣的事并不好笑,我也不會拿這樣的事開玩笑。”
  
      “可是我父親為什么會是秦龍,他怎么就是秦龍!”
  
      “我其實是后宮的一名宮女。一次被秦龍看到喜歡上我,我有喜后他又立我為妃。可是我生產那日,居然有人要害死我們母子。那時快你父親正好不在,或者出宮,或者在修煉,幸好他派來的老太監出手,你我母子三人才僥幸逃過一劫。”
  
      “只是我很害怕,我怕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我知道,在我之前也有過類似的事發生。于是我肯求老太監送我出宮,等秦龍修煉出來或者回宮后,再接我回宮。”
  
      “可是在出宮后,又有人來追殺我們。老太監擋下那些人,安排別人帶我出城。出了城,又有人追來。我們一路逃走,一路有人為阻擋他們犧牲。一個月后,帶我出宮的人都被殺死了,只剩我們母子。我帶著你們開始流浪,后來在一村子定居。”
  
      “我怕了,我怕你們再被人害,所以知道秦龍派人四處尋找,我也不敢露面。兒子,不要怪你父親,他并非不要你們。”
  
      關雷仔細打量自己的母親,回憶當年母親的樣子。細細一想,當年母親總是刻意把自己扮丑。有次被他發現真面目,真是很好看。想來能讓秦龍著迷,母親當年也是另有一番風采。
  
      “母親在街上是如何認出我的?”
  
      “我看你的面容與秦龍有八分相似,我就心里一突,想著這個是不是我兒子,于是就貿然問出口。”
  
      關雷摸摸自己的臉,心想我竟然與秦龍樣子相似,真是好笑。
  
      “雷兒,我聽說皇上駕崩,這才趕來京都看個究竟。來到京都打聽,我才知道你父皇竟然是被聶飛殺死。雷兒,你要為你父親報仇!”
  
      報仇?關雷慘笑。怎么可能報仇。不要說自己與這個秦龍沒有一點父子感情,就算有,他的一身武功是聶飛所教,聶飛相當于他的恩師,等于是第二個父親。師父師父,師者為父。他怎么可能殺自己的師父。
  
      “娘,我的武功就是聶大哥所教,我如何找他報仇?”
  
      “你和他在一起,他對你無防備,這就是機會。你熟知他,就是機會。你又懂他的武功,這也是機會。只要你有心,不怕殺不死你的仇人。”
  
      “娘,你是想讓我做一個恩將仇報之人?”
  
      “這……”關大娘沒話說,她當然不能讓關雷做一個恩將仇報之人。“可是,聶飛是你的仇人,你怎么能和仇人在一起,還對仇人這么好?”
  
      “娘,是秦龍要殺聶大哥,他才反抗的。再說,秦家是秦家,我是我。娘,與其想那強扯來的仇恨,不如珍惜如今的生活,可好?如今你我母子相聚,活活好下去,不好嗎?若說仇恨,秦家還有人活著,我同父異母的哥哥還是弟弟還活著。他們都沒想著去報仇,為何你卻讓我去報仇?”
  
      關大娘再次被關雷說得無話可說,暫時不再地糾結這個問題。
  
      ……
  
      聶飛拿著烏刀,在深思著刀法。他握著烏刀做劈砍狀,卻沒有任何動作,一動不動像個塑像。
  
      但他的心中他的腦中,無意的刀意在揮舞,他在領悟刀神所透露出的境界。
  
      山七在匆匆走來,遠遠看到聶飛還在練功就沒有靠近。這里是聶飛的禁地,幫中除了山七他們或十三太保他們,其他人都不得隨便進入。
  
      聶飛感覺到山七到來,收了意念,將烏刀入鞘。
  
      “找我何事?”他雖是幫主,但基本上不管幫中事務,交給山七他們和十三太保他們,又有王蓋這些幫中老人看護,形成一個新手接替的局面。
  
      等再過一年,天洪幫完全穩固下來,就開始按他的計劃整合整個江湖,成立幫派聯盟,不再讓幫派爭奪地盤廝殺成為常態。
  
      樹皮的事,在聶飛心中是一個痛,也是原身留下的最后一縷執念。
  
      “飛哥,你可知關雷找到親娘了?”山七高興地說道。
  
      聶飛一愣,關雷與樹皮是兄弟,他的親娘就是樹皮的親娘。
  
      “不知,什么時候的事?”
  
      “幾天前。聽說關雷從這里回去,在城中撞倒一婦人,沒想到此婦人就是關雷的母親。”
  
      “這么巧?如今關雷的身份不尋常,會不會有問題?”
  
      “我才得到消息,還沒和關雷確認就先過來告訴你。”
  
      “不是關雷告訴你的?”
  
      山七搖頭:“不是。是我聽紅華門的一些兄弟說起才知道的。”
  
      山七說的那些紅華門兄弟,是當年在柳門鎮接受他們訓練的那幫兄弟。對他們來說,山七他們是他們的兄長,也是他們的恩師。因此,相互間遇到會聊天喝酒。山七去城里買東西,遇到那些兄弟一起喝酒才聽說關雷認回親娘。
  
      聶飛目光看向遠處的天際,說:“關雷知道我們與樹皮的關系,按說找到親娘應該過來告訴我們。”
  
      “興許是一時高興忘了。十幾年沒見到親娘,突然相見難免有些事想不周全。再說,他已經帶他親娘去長樂鎮祭拜樹皮。”
  
      聶飛點頭,不再想此事。
  
      ……
  
      皇宮,登上皇位的秦葉正在與大臣商討國事。突然從外面飛掠下一人。其輕功身法快比飛鷹,闖入大殿居然無人能攔。
  
      這個人,身披龍袍,頭戴王冠,頭發披散,胡子拉碴。
  
      一入王殿,氣勢散發開,那些文臣竟然承受不住,紛紛后退或倒地,氣驚惶恐。
  
      那些境界低下的武將,同樣被其氣勢所懾,不得不后退避讓。
广西福彩快三遗漏速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