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投行之路 > 第270章 所有的狼狽

第270章 所有的狼狽

    “我孫子也是這么橫沖直撞的,所以我寧愿自己下樓給他買吃的,你們年輕人,不要這么急躁,路要好好看,也要好好走。”
  
      在老奶奶規勸的話音中,魚七將王暮雪扶著坐了起來,四處檢查了下,除了膝蓋,她兩只手的手肘也同時磨出了血。
  
      讓魚七心有些疼的是,摔得這么嚴重,王暮雪剛才居然一點聲音也沒發出來。
  
      “跟我上去,上面有酒精和紗布。”魚七說著就想把王暮雪橫抱起來,怎料王暮雪居然試圖將他推開。
  
      “聽話小雪會感染的!”
  
      “不用你管。”王暮雪邊說邊試圖自己站起身,但也就在她完全站直后才發現,除了膝蓋很痛,左腳腳腕好像扭到了,一碰地就疼得厲害。
  
      魚七拉住王暮雪命令道,“跟我上去!”
  
      “不上!”王暮雪用力地甩開了魚七,口氣十分堅定,“我不上……我不要見到她……”王暮雪重復道。
  
      魚七怕她手上動作大手肘出血會更多,故沒敢再像之前那樣跟她硬來。
  
      “小姑娘,受傷了要及時處理,不然會化膿的。”
  
      見王暮雪并未理會自己,老奶奶搖了搖頭,一瘸一拐地上了樓。而暮雪也一瘸一拐地往小區門口走,魚七除了用雙手在她身后護著她,一時間也不知還能做什么。
  
      很快,王暮雪的小腿上出現了兩三道順溜而致的血痕,魚七看在眼里,緊咬的牙齒都開始發酸。
  
      大約走了十幾步后,王暮雪終于止住了腳步,忍著疼朝低聲一句:“不要跟著我。”
  
      “你都這樣了我能不跟著你么?”魚七放聲道。
  
      “你走……”王暮雪此時轉過身朝魚七哀求道,話音好似不太有力氣,魚七瞅見她臉色很難看,而且此時王暮雪的右手已經不自覺按住了胸口,于是魚七趕忙扶著她,有些緊張道:“小雪你是不是心臟不舒服?不要鬧了,這不是鬧著玩的……”
  
      王暮雪沒有答話,只是感覺眼前的視線開始因為淚水的充盈而變得模糊,悲傷雖然來的有些遲,卻終究還是來了。
  
      王暮雪趕忙低下頭,不讓魚七看到她淚水,也就在這時,她的整個身體被魚七一把摟在了懷里。
  
      “小雪對不起,我應該一開始就告訴你,我不應該瞞著你,都是我不好,是我不對,但是我可以發誓,我絕對沒做對不起你的事情……”魚七邊說邊撫摸著王暮雪的頭,他明白當一個人心臟不舒服的時候,最重要就是心要平,氣才會順,這個時候一定不能激怒她。
  
      王暮雪的眼淚終于不爭氣地流了下來,她突然很討厭這樣的自己,為何自己所有的堅強在遇到這個男人時,全都蕩然無存。
  
      那些在她腦海中演練了無數遍的分手臺詞,她一句都沒能說出來甚至于她早已勾勒好的需多瀟灑轉身場景,也一個都沒能上演,取而代之的是她在情敵面前摔了一跤,還摔得全身是傷。
  
      盡管王暮雪至始至終沒再往樓上看,但她好似能感到有雙眼睛一直在那個窗前看著她,看著她所有的狼狽。
  
      魚七此時聽到了王暮雪微微的哭泣聲,自己的嘴角也不自主地有些抽動,這回,似乎真傷到她了。
  
      “小雪……”魚七叫著王暮雪的名字,試圖在腦海中組織最合適的語言:“她是我的好哥們,好兄弟,明白么?我跟她認識十幾年了,如果真有那種感情,又怎么會跟你在一起呢?”
  
      “她喜歡你。”王暮雪哽咽道。
  
      魚七:“……”
  
      “她喜歡你,她接我電話,告訴我地址,幫你洗床,幫你隱瞞,她……”王暮雪說到這里忽然停住了,因為她感覺此時自己的心臟很緊,已經緊到有些喘不上氣,比起心痛,身體其他部位的疼痛好似都算不上什么。
  
      “那我不跟她住了,小雪,我不跟她住了可以么?”魚七道。
  
      見王暮雪沒接話,只是呼吸有些急促,魚七立馬放開了她,彎下腰觀察她的神情,“小雪你很不舒服對不對?我們去醫院……”這回他直接將已經有些昏沉的王暮雪抱起,路邊直接攔了輛車就往醫院趕。
  
      王暮雪沒有掙扎,在車后座上很安靜地躺在魚七的懷里,但她的眼角還是不斷有淚向外默默滲出,魚七內心五味雜陳,他沒有料想到王暮雪會有這么大反應,前幾周王暮雪對蔣一帆的好魚七也都大致知道,他甚至開始認為王暮雪可能因為上次的事情,愛上蔣一帆了。
  
      說起蔣一帆,魚七認為自己沒有哪一點可以比得過。
  
      所以魚七并不生氣,至少他告訴自己不需要生氣,因為王暮雪這樣的女孩注定不會屬于自己,而自己當初接近她,追她,做她男朋友,也不是因為愛她。
  
      對的,不是因為愛她。
  
      魚七一邊跟自己這樣說,一邊俯身吻上了王暮雪的額頭。
  
      醫院內,王暮雪傷口全部包扎好后
  
      “還是竇性心律不齊?”魚七有些不愿相信。
  
      身穿白大褂,大概五十歲左右的主治醫師道:“對。”
  
      魚七將信將疑,“可她心臟不舒服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你們要不要查細一點啊?”
  
      “小伙子,心臟不舒服很正常,全青陽估計一大半人心臟都不舒服,加班加的唄……”
  
      “你怎么知道我加班”坐在床上的王暮雪很是吃驚,心想難道自己老了?
  
      主治醫師一臉沉靜,從容道:“竇性心律不齊都能痛到來醫院,不是壓力大是什么?別擔心,現在很多人都這樣,整天說自己心臟緊,要壓住,我估計小姑娘你不是寫代碼的,就是搞金融的。”
  
      在王暮雪一臉無語的表情中,主治醫師轉身瀟灑離開。
  
      “只要確認沒事就行了。”魚七順勢坐下,一手攬著王暮雪,當再次看到她手上膝蓋上纏著的繃帶時,魚七鼻頭澀澀的,“那個……小雪……”
  
      “你為什么要跟她住?”王暮雪打斷了魚七本來想說的話。
  
      魚七聞言,沉默了一會兒才道:“之前我跟你說過,家里欠的債,要還,青陽房租很貴,她又經常出差,房子空著也是浪費,當時剛來的那幾個月,我……”
  
      “就是你上次說的父親欠下的四十萬么?”王暮雪很認真地看著魚七。
  
      “已經還了十萬了,還剩三十。”魚七抬頭看向了天花板,笑道:“好險我來了青陽,不然如果還干警察,在我們那個地方,一個月工資就四五千,肯定沒有辦法一年多就湊出十萬。”
  
      見王暮雪沒說話,魚七琢磨著她是不是還在懷疑自己在說謊,于是主動掏出手機,解了鎖遞給王暮雪:“你可以看我跟陳冬妮的所有聊天記錄,也可以同時查我給我媽的轉賬記錄,還有聊天記錄,你看到你就懂我沒在騙你。”
  
      當王暮雪看到遞到面前的手機,她絲毫不客氣直接接了過來,將手機背著魚七,不讓她看自己的操作。
  
      只不過,王暮雪沒有打開任何人的對話框……
广西福彩快三遗漏速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