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最強捕頭 > 第310章昏迷

第310章昏迷


  陸大山和陸鐵牛合力把陸大石架到了椅子上,隨后,又找了兩個結實的木棍,綁在了椅子上。
  這樣,一個簡單的抬椅便做好了。
  陸大石心念繆玉鳳,見抬椅做好了,便立刻下令出發。
  陸大山和陸鐵牛抬著陸大石,便朝著衙門的方向走去。
  陸大石雖然身強體重,但陸大山和陸鐵牛畢竟是農家出身,力氣也很大,這一路上,只是歇了三次,便把陸大石抬到了衙門。
  到了衙門后,有周思凝帶路,周家的下人自然不敢阻攔,一行人抬著陸大石,便朝著衙門的后院走去。
  繆玉鳳被周定邦安排在了客房,為了表示對繆府的重視,周定邦還特意派了兩個丫鬟服侍她。
  繆守安夫婦來了以后,晚上住在客棧,白天的時候,就來衙門的后院看望繆玉鳳。
  如果不是繆玉鳳受傷太重,繆守安早就把繆玉鳳送回家了。
  陸大石趕到的時候,繆玉鳳養病的房間里,只有繆夫人和他的貼身丫鬟,至于周定邦派來的兩個丫鬟,繆夫人已經讓她們回去休息了,畢竟,晚上,還是要靠她們服侍繆玉鳳。
  ……
  繆夫人正在看著女兒黯然落淚,就聽到丫鬟稟告,陸大石來了。
  剛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繆無人不由的一愣。
  陸大石受的傷也不輕,怎么這么快就好了?
  帶著滿心的疑惑,繆夫人讓陸大石進來。
  女兒的心意,繆夫人自然知道。
  說實話,繆夫人并沒有看上陸大石,一個衙門里的副捕頭,能有什么出息。
  繆夫人想的是,讓女兒嫁給一個門當戶對的人家,過著幸福安樂的生活。
  繆玉鳳的脾氣雖然不好,但是長得好啊!
  繆夫人可以保證,只要她放出話去,絕對會有很多人來提親。
  可是,女兒卻喜歡這個陸大石!
  單只是女兒喜歡也不要緊,可是,就連繆守安也認同陸大石。
  不但如此,就連公爹,也默許了這件事情。
  兒子,更是雙手贊成,那一天,陸大石的英姿可是深深的烙印在他的腦海里,如果有這樣的姐夫,繆承宗感覺還是很不錯的。
  這樣算下來,在家里,也只有她一個人反對而已,這就沒辦法逆改局面了。
  一想到女兒,就是為了救陸大石而身受重傷,到現在還在昏迷不醒,繆夫人的心里,就有些惱火。
  那天去陸大石的家里,繆夫人沒辦法發作,今天,她準備好好教訓教訓陸大石。
  可是,原本準備狠狠的教訓陸大石的繆夫人,見到陸大石的時候,卻有些不忍心了。
  陸大石是被抬進來的,不但如此,此刻的他,眉頭緊皺,臉色蒼白,滿頭大汗,就連臉上的表情都因為劇烈的疼痛,變的有些扭曲了。
  看到陸大石這一副表情,繆夫人只是微一沉吟,便明白了,她試探著問道,“陸大人,你的傷……。”
  陸大石聞言,忙朝著繆夫人抱了抱拳,說道,“繆夫人,我的傷沒事兒,就是有些掛念繆小姐的傷勢,所以便過來看看。”
  一說到繆玉鳳,繆夫人的眼圈又紅了,她用手帕擦了擦眼睛,默默的點了點頭。
  陸大石忙指揮著陸大山和陸鐵牛,把自己抬到了床前。
  把陸大石放下后,陸大山和陸鐵牛便離開了房間。
  坐在床前,看著躺在病床上的繆玉鳳,陸大石心里有些難受。
  繆玉鳳那張擁有絕美容顏的臉頰,此刻已經瘦得嚇人,一雙美眸,更是深深的陷在眼窩里,原本不明顯的顴骨,此刻更是高高的拱起。
  看著這個原本活潑好動的女孩兒,此刻卻躺在床上再也不說話了,那種揪心的感覺,再次涌上心頭,那種沉重的感覺,壓的陸大石幾乎喘不上氣來。
  陸大石伸手抓住繆玉鳳,嘴里輕聲說道,“鳳兒姑娘,你快醒醒啊,你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嗎……!”
  說到這里,陸大石的眼圈不由得有些紅了,話也說不下去了,只能看著一動不動的繆玉鳳。
  一邊站立的繆夫人見狀,眼中的淚水再也止不住,如斷了弦的珍珠一般,從眼中滑落。
  “鳳兒,你的命怎么這么不好啊……。”
  此刻的陸大石,耳朵里已經再也聽不見別的聲音了,他的全身心已經全部凝聚在繆玉鳳的身上。
  “陸大哥,你為什么會落淚,是不是我要死了……。”
  這句話,始終在陸大石的腦海里徘徊不停。
  陸大石終于再也忍不住了,任由悲傷的情感,從眼中釋放出來。
  屋內,寂靜無聲,偶爾會傳來繆夫人低低的哽咽聲。
  沉睡中的繆玉鳳,可能感覺到了疼痛,好看的眉毛皺了皺……。
  陸大石見到這一幕,頓時心如刀絞。
  如果,繆玉鳳沒有出手救他,也就不會受這么重的傷了。
  “鳳兒,你怎么這么傻呀,那天,如果你沒有出手,該多好呀!”
  想起他們兩個人在地下通道里的情景,想起繆玉鳳的一舉一動,陸大石只感覺內心的痛苦,再也無法承受了,一種莫名的沉重悲傷的感覺,在他心里翻涌不停,陸大石再也忍不住了,一張口,竟然吐出了一口。
  陸大石感覺腦子里一陣眩暈,身子也越來越乏力,慢慢的竟然暈了過去。
  原本在低聲抽噎的繆夫人,半天沒有聽到陸大石的聲音,忙抬頭看去,就看見陸大石已經暈了過去,頓時心中一驚,回過神來后,忙沖著門外喊了起來。
  ……
  陸大石睜開眼睛,已經是自己熟悉的家了。
  天已經黑了,唯一的亮光,就是桌子上的那盞油燈,散發出橘色的光芒。
  陸大山就趴在桌子上休息。
  陸大石見到這一切,微一愣神,便想起來之前發生的事情了。
  自己去看望繆玉鳳,結果因為傷心過度,暈過去了。
  想到這些,陸大石嘆了一口氣,又想起來,繆玉鳳那張消瘦的臉頰。
  這一切,都是自己牽連的。
  “李文長!”
  陸大石說出這個名字的時候,幾乎是咬著牙說出來的。
  如果不是李文長,這一切就不會發生,繆玉鳳也不會至今還在昏迷。
  黑暗中,陸大石的一雙眼睛瞪得老大,仿佛在虛空中,能找到李文長的影子。
  李文長必須死!
  
广西福彩快三遗漏速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