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飛天凌云 > 第一百一十四章 附身

第一百一十四章 附身

虛空處的堂主在見到神秘人并沒有將其放在眼里,而是徑直向那枚戒指沖了過去,頓時怒聲說道。
  
  緊接著一道暗黑色的無形力量突然破空而至,迅速的向神秘人沖了過去。神秘人感應到了那一道無形的力量后,臉色一變,立刻抬手揮出一掌,手掌也傳出了一道暗金黃的無形力量,并向那極速沖過來的無形能量沖了過去。
  
  嘭~~
  
  神秘人的那暗金黃的無形能量與那無形的暗黑力量相互劇烈的碰撞在一起。這兩股能量在相互碰撞的瞬間,忽然爆炸了,一圈又一圈巨大的能量波紋向四周快速的傳播著。
  
  嘩啦啦~~
  
  這股爆炸的能量頓時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龍卷風,那龍卷風卷起了散落地面上的白骨,向一邊快速的沖了過去。這個龍卷風一路上遇到幾堆巨大的白骨堆時,瞬間將那幾堆白骨堆也給卷的飛了起來,直到遇到稍微大一些的白骨堆時才停止下來。
  
  嘩啦啦~~
  
  在那個龍卷風減弱并消失以后,被卷入里面的白骨全都落到了地面上,頓時又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白骨堆。
  
  少尉中級?
  
  所有人都見到那虛空中的堂主并沒有露面,直接隔空攻擊,竟然與神秘人打成個平手,甚至還稍稍的占了上風。要是那個堂主現身呢,神秘人還是對手嗎?
  
  還有,那枚戒指呢?
  
  只見那枚戒指被神秘人與堂主的第一回合交鋒時的能量給沖飛了,飛到了遠處。而那枚戒指飛過去的方向正好是蘇飛等人所在的方向,并落在了離那地牢門口不遠處的地面上。
  
  “收!”
  
  在那枚戒指落地的一瞬間,忽然消失不見了......
  
  “虎威震乾坤!”
  
  神秘人沒有再去抓那枚飛向遠處的戒指,而是直接向那虛空處沖了過去,一聲強大的虎嘯聲從神秘人的嘴里傳了出來。那聲虎嘯帶著巨大的能量,那能量在空中匯聚著,瞬間形成了一把鋒利的巨斧,并向那虛空處砍去。
  
  “哼,雕蟲小技,看本堂主如何破,鬼哭狼嚎!”虛空處的堂主沉聲說道。
  
  頓時一道又一道惡鬼哭泣的聲音和凄厲的狼嚎的聲音交錯著從虛空處傳了出來,這些聲音同樣帶著巨大的能量,并在空中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盾牌,正好擋住了那一把飛過來的巨斧。
  
  嘭~~
  
  巨斧與盾牌相互碰撞著,頓時這個世界忽然安靜了下來,仿佛這是在一個無聲的世界里一樣。因為這兩股力量并沒有像之前那樣走劇烈的能量波動路線,而是沒有任何聲音。兩者的力量就像截然相反的力量而相互抵消了一樣,并沒有劇烈的爆炸聲,就像一塊石頭落入水中一樣悄無聲息的。
  
  神秘人與堂主的較量再一次平手了。
  
  “哼哼,你們獵魂堂就真的這么喜歡藏頭露尾嗎?你敢現身嗎?”
  
  神秘人見堂主與自己爭斗的不相上下,而且對方還沒有顯露真身,知道自己一時半會兒解決不了這個堂主,因而想讓他現身,最起碼還能采取一些對策。
  
  “呵呵呵,只有死人才能有資格見到本堂主,所以你還不配!”虛空處的堂主有些玩味的說道。
  
  “是嗎,那老夫就要親自請你現身了!”神秘人悠悠的說道。
  
  在神秘人說完后,身形一動,整個人從原地消失了。
  
  “現身吧!”
  
  只見神秘人已經飛到了高空中,向那聲音傳來的虛空處飛了過去,并使勁揮出了一拳,那一拳上攜帶著巨大的能量,向那虛空處打了過去。
  
  咻咻咻~~
  
  在神秘人那一拳的力量即將打到虛空處時,數百個巨大的黑影忽然憑空冒了出來,并向神秘人砸沖了過去。
  
  神秘人見狀立刻收回拳頭閃身躲過那數百個沖過來的巨大黑影。
  
  咚咚咚~~
  
  砰砰砰~~
  
  那些巨大的黑影全都打到了地上,然后那些巨大的黑影在打到地面上瞬間,全都爆炸成了粉末。定睛看去,原來那些黑影竟然全是發黑的骨頭。
  
  這一回合,神秘人竟然稍稍落了下風。
  
  “來而不往非禮也,這次該換本堂主出手了!”躲在虛空處的堂主冷冷的說道,“附身!”
  
  “啊啊啊~堂主饒命啊!”
  
  忽然幾聲劇烈的慘叫聲從下方地面上傳來,只見那個副堂主忽然捂著腦袋在原地打滾的慘叫著。
  
  “你以為本堂主不知道你一直都想將那株伴伴魂影據為己有嗎?你以為你剛剛特地獻出伴魂影是真心的嗎?不要以為這些年你做了什么本堂主一點都不知道,除了這些,這些年你一直以堂主的身份自居,光憑這一點,就足以讓你死一萬次了!”
  
  “所以,這次借用你的身體,算是讓你將功贖罪了!”
  
  “啊,堂主饒命,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副堂主依然是捂著腦袋跪地痛苦的喊道。
  
  “不管有意沒意,反正你也是將死之人了,現在你也算是為本堂做出的最大貢獻了,你死了之后,本堂主會好好厚葬你的!”虛空中的堂主冷冷的說道,仿佛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樣。
  
  “啊,這是你逼我的,所有人都聽著,其實堂主是獸......?呃~~”副堂主還未說完就戛然而止了。
  
  只見副堂主的雙手無力的下垂著,頭顱也低了下去,整個人沒有一點的生機。
  
  他死了?就這么被那個神秘的堂主給殺死了?
  
  不,貌似他還沒有死,看,因為他的身子又動了!
  
  “桀桀桀~~”
  
  只見副堂主緩緩的抬起了頭,一雙眼睛變得漆黑無比,他張開大嘴沙啞的笑著,上下顎的牙齒互相碰撞著,發出噠噠噠的聲音,再配合著他那張半白骨半皮肉的臉,讓他整個人看起來非常的詭異和駭人。
  
  他渾身散發的氣勢非常的陰冷,仿佛是從九幽地獄里出來的一樣,能讓人不由自主的打個寒顫。
  
  “桀桀桀,如你所愿,本堂主現身了!我仿佛聞到了一股非常美味的香味,你的戰魂好香啊,我都有些饞了!”副堂主起身站直了身子,仰著頭看著神秘人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說道。
  
  “你就是堂主?”神秘人非常驚訝的說道。
  
  “不錯,如假包換!這具身體的感覺還不錯!”副堂主活動了一下身體,整個身體的動作非常僵硬,發出了咔咔咔的骨骼聲響,讓他看起來有些像僵尸。
  
  “原來你是沒有身體的啊,怪不得不敢以真面目現身,就是不知道你是哪位身死之后的高手!”神秘人有些玩味的說道,同時暗中全神戒備著。
  
  這個副堂主也就是現在的堂主,渾身散發的陰冷氣息,讓他隱隱的感覺到了一絲危險。經過剛剛的大戰,他已經消耗掉了不少的魂力和能量,面對與自己同級別的堂主,自己稍稍可能有一點處于下風。
  
  更何況,這位堂主的真身還未出來,這個附身在副堂主身上的堂主到底是堂主的本身還是他的一縷戰魂,他就不得而知了,所以他要抱一萬個小心去對待。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不過呢,在你知道的同時,意味著你離死也不遠了!”被堂主附身的副堂主冷聲說道。
  
  “是嗎?是誰給你的自信啊!你以為你是我的對手嗎?”神秘人也不甘示弱的回擊道。
  
  “自信?本堂主有的是!現在就讓你見識一下真正的行尸走骨吧?”堂主齜著半骨半肉的牙齒冷冷的說道,“尸骨成山,萬骨成鬼!給我起!”
  
  嘩啦啦~~
  
  咔咔咔~~
  
  轟隆隆~~
  
  堂主說完后,雙手互相交錯著變換著各種奇怪的手勢,他的手上忽然多出了數道黑色的能量。緊接著,一陣又一陣白骨碰撞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濃黑的煙霧像一條條飛舞的龍一樣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整個地面也開始震動了起來。
  
  緊接著,這次不僅出現了那個副堂主凝聚白骨怪物的情形,還出現另外一番奇特的景象。
  
  只見地面上忽然冒出來一個白骨的手掌,那手掌使勁的拍在地面上,發出啪的一聲。緊接著出現了第二個,第三個......這次出現的不僅有白骨手掌,還有白骨爪子,這白骨爪子看樣子是魔獸的爪子。
  
  白骨手掌和爪子出現后,緊接著出現了帶著五個黑洞的頭骨,有肋骨的軀體,白骨之腿,白骨之腳,然后一個又一個白骨人和白骨魔獸從地底下爬了出來。
  
  總之,它們都是沒有任何皮肉的死人和死獸罷了。
  
  因而,這次不僅出現了白骨人,還出現了白骨的魔獸。這些白骨魔獸都搖晃著白色的頭骨,嘴巴一張一合的咔咔的咬著,鋒利的爪子深陷到地面里,渾身上下全都散發著詭異陰冷的氣勢。
  
  站在高空中望去,會發現這些白骨人和白骨魔獸再加上白骨怪物的數量大概有數百個,它們全都密密麻麻的站在了地面上,所有的白骨人、白骨魔獸還有白骨怪物的眼洞里都充滿著黑色的煙霧,煙霧的晃動仿佛像它們在眨著眼睛。
  
  “這是?那些身死的被埋在地底下的人和魔獸都被他給召喚了出來,而且這些白骨人和魔獸散發著濃濃的怨氣,恐怕它們全都是被殺死的,這次恐怕不好對付了!”神秘人喃喃的說道。
  
  “哈哈哈,這就是本堂主真正的行尸走骨!”堂主得意的大笑著說道,語氣中充滿著濃濃的自信。
  
  “什么真正的行尸走骨,也是半吊子的東西!不是萬鬼嗎?這才僅僅只有百鬼,其它的鬼呢!哼,就這些區區白骨怪物,怎能是老夫的對手!”神秘人語氣淡淡的說道,“你以為老夫沒見過真正的行尸走骨嗎?”
  
  “真是煮熟的鴨子,只剩下嘴硬了!那就讓你嘗一下本堂主這個行尸走骨的滋味吧!給我殺了他!桀桀桀!”堂主狠戾的說道。
广西福彩快三遗漏速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