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重生之書香可人 > 第一百二十章你看這塊肉,蛋白質賊多.

第一百二十章你看這塊肉,蛋白質賊多.


  與紅云會面的第二天。無痕便開著車把王凱送到了飛機場。
  “從今以后,你也算是我老板了。”無痕唏噓一聲。
  王凱一臉嚴肅的拍了拍無痕的肩膀“小痕子,好好干!干好了我給你加薪!”
  “滾!蹬鼻子上臉了。不就是百分之三的股份嗎,等以后我干好了,說不準公司也能獎勵我百分之三呢。”無痕笑罵道。
  王凱嘆了口氣。“兄弟,有夢想是好的,但是這就當夢想吧。”你怕是不知道點點中文網以后的股價啊。自己能拿到這百分之三就算是天上掉餡餅了。
  無痕:“......”為毛看他的臉這么不爽呢。要不要給他一拳頭?
  “行了,多余的話我也不多說了,祝你前程似錦,以后再見吧。”無痕用力拍了拍王凱的肩膀。
  王凱呲牙咧嘴,“你這是謀殺啊,你怕不是把吃奶的勁都用出來了。”
  “哈哈,你們寫小說的身體素質不行啊,還得多練練啊。”無痕哈哈一笑。右手放在身后,微微有些顫抖,娘咧,這肩膀真硬啊,這小子不會墊了塊鋼板吧。
  “不跟你扯了,到時間了,走了啊。江湖路遠,以后再見。”王凱拉著行李箱,走進候機廳。
  “再見。”
  ......
  四月的吉省雖然已經脫離了寒冬,但是仍要穿的厚一點,可能一年四季區分最為明顯的也就是吉省了。
  到了班級,杰姐把上次月考的卷子發了下來。
  “這次考試大家都有進步,及格的同學比上次期末考試多出來了四名,按照這樣的趨勢下去,明年開學咱班就能有至少三位同學去滾動班了,大家繼續努力。”
  杰姐日常鼓勵一番之后便讓同學們自習去了。
  “我說,你下次卷子里的題步驟能不能簡單一些,寫這么多不是增加我閱卷難度嗎。”杰姐走到王凱旁邊,沒好氣的說道。
  王凱聳聳肩,一臉無奈“大姐,是你讓我多寫點的啊,上次你不是說我寫的太少老師都不想給我分的嗎。”
  杰姐扶額,“我也沒讓你寫這么多啊,再說了,一道題你寫兩個解題方法,你是閑的沒事?”
  旁邊翹耳朵偷聽的郭林感覺自己心臟被扎了一刀,看看自己的卷子,又看看王凱的卷子。嗯,還好,自己的卷子卷面分應該不少,他的卷子寫的那么滿,老師看的一定心煩。
  王凱:“怪我咯。剩那么長時間,我看還有地方,就順便寫了。當消遣了。”
  杰姐額頭垂下三條黑線。為毛手這么癢癢呢。
  抬了抬手,猶豫了片刻,還是選擇放下了,嗯,不能體罰學生。
  郭林一臉失望的垂下了頭,好想看這個裝逼分子被槍斃啊啊啊!
  “我辦公室沒水了。一會你去給我抬桶水去。”讓學生干活不算體罰吧。
  王凱:“好嘞。”反正老萬還欠我一個月的勞動衛生呢。給他減一個星期,讓他去。人在這以后還怕卻勞動力嗎?
  一邊的郭林咚的一聲,頭磕在了桌子上。
  完了,一會下課還得陪老萬去抬水。
  “咳咳,就這樣吧,你學習吧。”杰姐干咳兩聲,離開了教室。
  王凱看著杰姐的背影,腦袋里突然有一種自己閨女捉弄自己后笑呵呵逃走的樣子。
  虧了杰姐不知道他腦子里的情景,否則非得讓他知道知道花兒為什么那樣紅。
  ......
  中午,王凱沒回家,在食堂吃的飯。
  “現在食堂的飯越來越難吃了,看看這雞肉燉土豆,就一塊雞皮。”寧浩巴拉巴拉餐盤里的菜。“三個菜,還都是肉菜的價格。結果就一塊雞皮。難啊。”
  王凱應景的唱了兩句“手里捧著窩窩頭,菜里沒有一滴油~”
  旁邊眾人鼓掌“妙啊。”
  “這歌詞應景。”
  “哈哈。一首這么凄涼的歌。配上寧浩的臉,為毛有一種喜劇的氛圍。”
  這邊說著,寧浩還配合著拿了倆饅頭放在嘴邊。那種可憐兮兮的感覺,讓幾人有一種想吐的欲望。
  “嘔~大哥我錯了。求放過!”
  “論騷還是你騷。”
  王凱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小伙子,以后騷王的稱呼就給你了。送你一句批語,一朵梨花壓海棠,無人能比悶騷老耗子!”
  “哈哈哈,神特么老耗子。”
  “一朵梨花......哈哈。”
  “海棠......哈哈,你是想笑死我然后繼承我的花唄嗎?哈哈。”
  幾人笑得直不起來腰了,寧浩臉都綠了。“我跟你拼了!”上來掐著王凱的脖子來回晃“還我清白!”
  “咳咳,饒命!騷王饒命啊。咳咳。”王凱被寧浩掐的直慌,雙手合十。求饒道。
  一邊的幾人又趴桌子上了。
  “哈哈,這飯沒法吃了。”
  “大王,收了你的神通吧。”
  “你還說!”寧浩晃得更兇了。
  王凱拍著桌面“快,十五班,你們的皇帝快駕崩了。快救駕啊。”
  “哈哈。一個皇帝,一個逼王,絕配啊。”
  “哎呦,我不行了,感覺這么下去我都快生了。”萬源捧著肚子,感覺肚子一抽一抽的。
  幾人笑鬧了一會。
  萬源吃了兩口突然跑到垃圾桶那把嘴里的飯菜吐了出來。
  幾人面面相覷。
  王凱:“咋了。吃壞肚子了?”
  寧浩:“不知道啊。剛才笑的?”
  王凱起身買了瓶水,走到萬源旁邊。“咋了?”
  萬源接過水,簌簌口。搖頭說道:“回去再說。”
  回到座位上。萬源拿起筷子從餐盤挑出一條黑東西。
  “喏。寧浩,你要的肉。”
  幾人仔細的看了看,不約而同的把飯菜倒了。
  “臥槽,這尼瑪還有蟲子?”
  “何止是肉啊。這東西蛋白質高的很啊。”
  “嘔~別說了,我快吐了。不行了,以后再也不在這吃飯了。”
  “我也吃不下去了。這次還好,看這蟲子是完整的,要是看到半條蟲子,那可連隔夜飯都能吐出來。”
  王凱在旁邊幽幽的來了一句“你怎么知道會不會你已經吞了一只?可能你沒發現。”
  就怕空氣突然安靜。
  “嘔~”
  “嘔~凱子。你夠了。那你呢?”
  “我?我吃的是方便面啊,自己煮的,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呵,愚蠢的人類。”
  幾人看著王凱面前的碗,方便面才吃了一半,還冒著熱氣。
  “怪不得你每次來食堂都不吃飯菜,只吃面,原來你早有預謀......”萬源幽怨的盯著王凱。
  “早就提醒你們了,你們不聽。再說了。有蟲子說明綠色食品,無污染啊。”王凱攤攤手。
  “你怎么知道這蟲子不是后進去的。”
  “嘔~別說了。你就不能盼個好嗎。”
  看著幾人不斷干嘔,王凱搖搖頭。“自作孽不可活啊,活著不好嗎?腦洞那么開干什么呢?”
广西福彩快三遗漏速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