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赤羽越云川 > 第一百四十九章 誰敢殺她

第一百四十九章 誰敢殺她

    眾人失聲驚喊著尹川,卻見長空之中,尹川沒有持劍,神情自若飄然而上,他伸開雙臂,墨發飛舞,抬眼望著無際的蒼穹,“蒼天在上,我尹川有守護火云和赤羽的使命,就有替他們受劫的責任,剩下劫數由我尹川來接,絕不抵抗。”說罷迎上那道從天而降的一陣霹靂罡雷。
  
      “尹川——”
  
      “尹川大哥——”
  
      “子翼星——”
  
      一陣轟天炸響,大地驚顫之后,萬籟俱寂。
  
      半山中的穆紫彥他們,丹都城里跪著的百官和百姓們,章水河畔的難民和救災的蕭沐沖大軍,他們只看到了一線天光下,尹川一襲白色身影仰面落下,飄然無聲。
  
      山頂的罡風驟然消失,那一線的天光漸漸散開,棲霞山頂,不,丹都,整個赤方天空飛雪消失,寒氣漸退,天空變成了一片湛藍,抬頭仰望天宇的人們竟然看到了那夜空中閃爍的星光。
  
      “雪停了,停了,娘親,”章水河岸難民營里小女孩搖著生了病的母親,開心地喊道。
  
      “赤方有救了。”司馬丞相擔憂地看著棲霞山,眼里流出了滾熱的淚水。
  
      “火云萬歲,赤羽萬歲。”百姓們歡呼起來,相識的,不相識的,互相擁抱著,拉著手,欣喜地奔走相告,虔誠地為棲霞山上的人祈福。
  
      只有一直站立在樓閣上的招幽卻冷冷地笑著“哼哼,萬歲?”
  
      “尹川,”蕭沐沖忍著疼痛,飛身接住了掉落那一片翠綠的梧桐樹上的尹川,“你怎樣了,為何要如此?”
  
      卻見尹川唇角流著鮮血,胸前衣衫劃開了數到血痕,卻神情安然地笑著說“你難道沒聽說歷了天劫,修為會大增,如此良機,怎可讓你一人占了。”說罷,他咳嗽了一番,卻自己捂著胸口站起了身。又是胸前的鈴鐺救了他,這兩顆鈴鐺到底從何而來,有何特別。
  
      “我說的不是這個。”蕭沐沖皺起眉頭,也掙扎著站了起來,眼前天光清朗,看來慈清做到了,不會再有什么罡雷落下,不然尹川你那般不抵抗地以血肉之軀扛那些天雷,早就化為灰燼了。
  
      “為何不抵抗,你為何有守護赤羽和火云的使命,你,不是子翼星么。”
  
      尹川收起鈴鐺,看著蕭沐沖回答道“火云,過剛則斷過順則束,人生天地之間,若要逆命,先要畏命。”
  
      至于另一個問題,他沒有直接回答蕭沐沖,即便他只是子翼星,不是閼逢星,為了彥兒,他也會這么做的。
  
      “畏命?”蕭沐沖重復了一遍尹川的話,他這個自幼修佛悟禪的人,是要說,他蕭沐沖要敬畏天命么。
  
      “蕭沐沖,尹川大哥。”穆紫彥跟修凡他們看得山巔罡風散去,已經飛快上得上頂,看到兩人能夠站在那里,她很是開心,但看到二人身上的傷痕,她又很是擔憂,目光在二人身上關切地查探著,卻不知該先問誰,最終問道“你們怎樣了?”
  
      “無妨。”
  
      “無妨。”
  
      二人齊齊回答后,竟然相視一笑,身上有多疼,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穆紫彥,你夫君我體格健壯,這些許罡雷算得什么。”蕭沐沖看著穆紫彥為自己擔心,站直了身子,拍了拍自己的胸膛,繼續對穆紫彥笑著說道“你尹川大哥更是英勇,硬是徒手嚇走了那幫降雷的神仙,瞧瞧他,”他邊說便拍了拍尹川的胸口,“再來幾十個雷也無妨。”——讓你不說實話,還增長修為?。
  
      尹川“嗯——”地悶哼了一聲,穆紫彥見了頓時急惱,“蕭沐沖,你沒看見尹川大哥胸口有傷嗎?”說著一把拉開蕭沐沖,擋在了尹川面前,“還有,你為何偷了我的劫符,為何知道有天雷。”
  
      蕭沐沖被她這一拉,頓覺胳膊快散落了般撕裂,人也搖晃了一番,心想,到底誰是你夫君,修凡看了急忙想上前扶他,卻被他擺手阻止了。“丫頭,你就這么對你夫君我的?咳嗯,這天上神仙說話也不能全信的,也就你這個丫頭蠢,讓你怎么做,就怎么做。”
  
      穆紫彥豈會沒看見他的神態,心里也驀地心疼起來,卻又想著,他既然要當英雄,不想在他們面前顯出狼狽的姿態,她為何要戳破。“你又胡說,定是你說了什么違逆不道的話,惹了神明。”
  
      “好的,我不說,你們好吵,”蕭沐沖臉色慘白,感覺自己已經支撐不住,“小爺我想安靜地睡一會兒,我還要”說完收起了火云劍,人便倒了下去。
  
      穆紫彥接住他,隨他一起坐到了地上,抱著他沾滿血漬的身體,摸著他倔強慘白的臉頰,搖晃著喊著他的名字。“蕭沐沖,蕭沐沖”
  
      “彥兒,他是真睡著了,”尹川在穆紫彥身后輕輕拍了她的肩膀,“將他交給我吧,你們守著山頂,一個時辰后便好。”說完他坐下身來,揮掌扶起蕭沐沖,二人盤膝而坐,星光下紛紛入夢,修凡看到尹川的神情和姿態,隱約覺得很是熟悉,卻一時想不起來。
  
      火云夢境里,蕭沐沖望著碧波蕩漾的銀川河,看著遠處的瓊樓玉宇,覺得這景色很是熟悉,他詫異地問帶他來的尹川,“尹川,這是何處,為何如此熟悉。”
  
      “我也不知,我也覺得很是熟悉,只是每次受傷便會來此療傷,你也試試。”說著人率先步入了銀川河水中。
  
      蕭沐沖見尹川坐入河水進入禪定,有些不信,蹲下身來蘸水洗了洗手,卻不知為何,他感覺自己小的時候,不,甚至是千百年前,就在這河里洗過手、洗過腳一般,那水甚是清涼,洗著洗著,漸漸地手上的疼痛也減少了許多。
  
      蕭沐沖很是欣喜,便也盤膝閉眼坐到了水里,任水波蕩漾,在周身的傷口輕輕地洗滌,人也感覺輕松舒緩了許多。
  
      “丁鈴鈴——”水波在尹川胸前搖晃,一陣清脆的鈴聲響起,蕭沐沖耳畔忽然響起了兩個孩童清脆的笑聲。
  
      “和哈哈,哥哥,你等等我,”
  
      “小江,快點,我們到河里洗洗腳”
  
      “哥哥,你的鈴鐺比我的響,我要跟你換。”
  
      “好的,哎呀,掉水里了。”
  
      “小江,哥哥什么都愿意讓你,但她不行,”
  
      “那我們便一決勝負。”
  
      “我毀了人間也不會讓他如愿。”
  
      “我會在人間等你。”
  
      蕭沐沖眼睛驀地睜開,四下沒有一個孩子的身影,明明才閉上眼睛,卻像做夢一般,那夢里的哥哥似乎是自己,但那小喚他哥哥的小江是誰。那個抱著一個男子在烈火中焚燒,默默流淚的女子是誰。
  
      他回身看了看,河岸上銀沙平鋪,頭上星光璀璨,周圍一片安靜,他見尹川依舊禪坐未動,蕭沐沖又閉上眼睛,不再多思。
  
      “大龍,今日怎有空在此”
  
      “尹川,你要不惜一切,救火云,不惜一切。”
  
      “尹川是閼逢星,自然會守護他”
  
      “不,要救他們”
  
      “如何救”
  
      尹川傷早已痊愈,卻被大龍喚去說了許多,他一直不知道大龍是誰,為何要訓練他,從他會做夢起就會訓練他,還有那只鳥,許久未見,今日卻飛來對他說了許久的話。
  
      棲鳳山頂,修凡注視著禪定的二人,忽然恍然大悟,脫口而出“大龍,不,火云境。”難怪看尹川的身影那么熟悉,原來在火云境里見過他盤膝而坐的背影,也是一襲白衣,墨發如瀑。只是沒有見到他的正面。他心里驚奇,原來尹川竟然是,竟然是他們的閼逢星。
  
      “修凡,你在說什么。”穆紫彥聽修凡的話有些奇怪,不禁轉身身問他。她看著盤膝而坐的兩人,尹川還好,神情自然,但蕭沐沖身上的傷太多了,他臉色卻不輕松,像在做一場噩夢一般,令她擔憂。
  
      聽著穆紫彥問話,修凡這才正式看了一眼穆紫彥,從東灘營的小冷兄弟到冷冰凝到眼前真正的穆紫彥,他第一次見她的真面目,第一次見她一身子裝扮,曾經他還大膽地想過,倘若蕭沐沖不得不娶慕容玉嬌,那么就算踏破千山萬水,他也要尋到那聾啞的丫頭,護她一生,看來,但看到穆紫彥手持赤羽劍站在眼前,他自嘲地笑了一笑。
  
      “啊,我是說他們進入夢境做夢了,”三言兩語也說不清,修凡一如往昔朗聲笑起打個哈哈。
  
      他心里樂呵,既然火云和赤羽的老大是同一個人,那么大家還有什么擔憂的,火云軍赤羽永遠不會拔劍相向的,心里想著,臉上不自覺地樂呵起來。他也是上次從陽華山回來后,睡了數日誤打誤撞,才知道受了傷去火云境里可以療傷的。“等他們醒來,便會恢復的。”
  
      “哼哼哼,他們還有機會醒么。”山崖之后一陣冷風吹來,天璇一身銀色的身影隨著他幽冷的聲音一起飄向了山頂,與此同時,幾道冷冽的銀光“噌——”地一聲劃破剛剛寂靜下來的長空。
  
      穆紫彥第一反應便是跟修凡他們一起,即刻現出自己的赤羽劍,迎接上那急速襲來的劍光,繼而轉身望去,那幽冷的聲音主人竟然是跟天權一般衣著發色的北桑人,隨即想到了東岳大營里,蕭沐沖受傷被天權襲擊的情形,穆紫彥心道現在蕭沐沖和尹川都在療傷,怎能被他干擾。
  
      于是不等那人在山崖站立,穆紫彥便翻身躍起,長劍果斷地揮向天璇,劍光如曉日破云,凌厲的鋒芒不僅令天璇吃驚,更令修凡白光等人不禁側目看了她一眼。
  
      “好厲害的修為,這一世的赤羽倒是有長進。”天璇心里暗道。
  
      然而劍光波及處,天璇銀色長衫不動如山,那夾雜著稍縱即逝的驚艷的藍色眼底,竟然是嘲弄一般地笑容。
  
      穆紫彥忽覺不妙,順著那笑容望去,玄實被人用一把純黑色的劍抵著脖頸,自天璇身后走了出來,目光焦急地看著穆紫彥去不說一句話。
  
      “師父。”穆紫彥驚慌,即刻收回了劍勢。
  
      “招幽!”在北桑見過招幽的白光一眼看到劫持玄實的人。
  
      “哼,我說火云為何忽然全面進攻我北桑,卻不想原來玩的是這個把戲。”天璇孤傲的聲音響起,聲音冷幽幽在群山之中回蕩,似乎在嘲笑世間萬物不及他的智慧與機敏,“火云,子翼星為赤羽鳳凰雙雙受劫,嘖嘖,真令人感動。”
  
      “站住,”穆紫彥看著天璇招幽二人抵著玄實慢慢逼近過來,將劍指向天璇冷聲說道。“不管你是誰,放了我師父。”
  
      天璇目光掃視了一圈嚴正以待的白光和修凡他們,鄙視了一眼,轉身看向穆紫彥,眸光看著穆紫彥的臉盤,聽著她說話的聲音和神情“嘖嘖,真是像呢。”
  
      眾人不明所以,就連招幽也不明白他說像什么,莫非說穆紫彥像慕容予。但天璇那感嘆的目光不像在回憶慕容予,倒像回憶一個一千多年沒有見面的故人。
  
      “噌——”地一聲,白光飛出金翎擊向天璇和招幽,他可管不得玄實太多,保護穆紫彥才是他最該做得事,眼看著天璇逼向他們,看著天璇的目光,他總覺得天璇志不在蕭沐沖和尹川,他們一直惦記著的還是穆紫彥。
  
      “師父!白光住手。”穆紫彥大驚,因為那金翎正不偏不倚被天璇避開回閃,飛向了被招幽擋在身前的玄實,“咻”地一聲在玄實脖頸處割開一道傷口。
  
      “嗯——”男子因疼痛而發出的悶哼聲響起,卻不是玄實的,而是一旁剛剛還臨立如仙的天璇,眾人疑惑,剛剛穆紫彥的劍明顯沒有傷到他,而尹川和蕭沐沖依然閉目盤膝坐在梧桐樹下。何人出手傷了他?
  
      “哼,天璇,你忙著來赤方做客,卻不知袁彬他們忙著去你的桑榆嶺喝茶吧。”修凡見天璇模樣,心下猜想,定是他的桑榆嶺給了他預警。
  
      天璇很快恢復了鎮定,沒有回答修凡,倒是看了一眼穆紫彥,冷笑道“即便火云軍突破了北桑軍,不怕死地攻上了七個玄冰,沒有赤羽鳳凰,他們也毀不了那玄冰。不如我帶你去幫他們一番如何?”說罷,快速閃向穆紫彥,伸手便去抓她的衣襟。
  
      穆紫彥閃身躲避,天璇的手同時被另一只手抓住,蕭沐沖不知何時已經醒來,擋在了穆紫彥身前,與天璇面對面站立,雖然衣衫破裂與天璇一襲長衫形成鮮明對比,雖然天璇還高他半頭,但他眼里露出神佛不懼的輕蔑和殺氣。“有我火云在,誰敢傷她?”
  
      。
广西福彩快三遗漏速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