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鞋鄉之小鎮崛起 > 第0133章 既生哥 何生弟

第0133章 既生哥 何生弟

  金云飛又一次雙手齊動,將二弟的四肢“裝”了回去,恢復正常。
  
    金云興被痛醒。
  
    大,大,大哥,你,你狠……
  
    呵呵……金云飛坐回到老板椅上,竟然幸災樂禍的笑了起來。
  
    不痛了,但金云興卻哭了,還拿手拍著桌面。
  
    媽,媽,你偏心啊。
  
    金云飛樂呵著咦了一聲:臭小子,你咋怪起咱媽來了?
  
    媽……你太偏心了。你為啥,你為啥把這種惡毒的招數教給大哥?你為啥不給你二兒子多教點招數?媽……你為啥不先把我生下來啊?
  
    金云飛捧腹大笑,開心得像他的大女兒小六一。
  
    金云興終于恢復了正常,唯有額頭還在冒汗。
  
    大哥,你行。沒見你練,但你的手法勁法還是這么干練。
  
    那是童子功嘛。金云飛笑著說道:老三,說咱媽偏心,這話不公平。小時候叫你練,你就是偷懶,學啥像啥,可學啥都不強,要怪只能怪你自己。
  
    嘿嘿,大哥你說得對,所以我就從沒贏過你。
  
    呵呵……老三,你記得這是我第幾次卸你胳膊卸你腿嗎?
  
    這個么,憶往昔崢嶸歲月稠,說起來全是淚。好像,好像加上這一次,一共是四次吧。
  
    你說來聽聽。
  
    第一次,是我十歲的時候,我把奶奶冬天烤火取暖用的銅爐偷出去賣了,被大哥你追到河邊抓住。大哥你夠狠,卸掉了我兩條胳膊兩條腿。大哥你也夠壞,一邊看著我痛苦喊叫,一邊把我買的燒雞全給吃了。
  
    第二次呢?
  
    那是我十二歲的時候,我從你那里偷了兩元錢,你追我追了十幾里路。我被你抓住了,你狠揍我一頓,又卸胳又卸腿,痛得我發誓要殺了你。
  
    呵呵,那第三次呢?
  
    第三次么,是我十三歲時,我去鄰村同學家打牌耍錢。我被公社民兵營抓住,大哥你去公社把我領回家,剛進院門,你就把我的腿和胳膊給卸掉了。
  
    老三,你還忘了一次。
  
    哪一次,我怎么不記得還有一次?
  
    金云飛笑道:你十五歲的時候,有一天晚上,你和你的兩個小伙伴,你們仨偷看村西頭的金寡婦洗澡。臭小子,你忘了?
  
    嘿嘿……確切的講,那回你只卸了我一條胳膊,只能算零點二五次。大哥,四舍五入,那不算一次。
  
    臭小子。金云飛笑罵一聲,問道:現在你清醒了嗎?你知錯了嗎?
  
    清醒了,大哥,我也絕對知錯了。
  
    指了指筆和紙,金云飛道:寫。老規矩,寫深刻一點。
  
    金云飛急忙拿過筆和紙,一邊央求道:大哥,讓我下來寫好嗎?
  
    不行,就趴在桌上寫。
  
    大哥,我好歹也是當爹的人了。
  
    哼,你小子還想討價還價?
  
    好吧,既生哥,何生弟啊。
  
    呵呵……金云飛笑著,沖著二弟的屁股踢了一腳,再從抽屜里拿出照相機。
  
    剛買不久的照相機,沒想到先用在二弟身上,金云飛樂得不行。
  
    大,大哥,你想干么?
  
    呵呵……我想拍照,拍幾張你的丑態尊容,給六一和小貝她們看。
  
    同情心,大哥,同情心啊。
  
    寫。金云飛吼道,又飛起一腳踹在了二弟的屁股上。
  
    我寫,我寫……大哥,題目寫什么?寫檢討書還是保證書。
  
    金云飛一邊拍照,一邊說道:寫保證書吧。
  
    金云興乖乖的,撅著屁股,埋頭揮筆。
  
    大哥,該你說了。
  
    嗯。一,保證從此戒賭,如若再賭,被大哥抓住,我將自斷一指。
  
    金云興一邊寫一邊嘮叨:大哥,你真狠。
  
    二,保證從此不再放高利貸,如若再干,將不再聯系大哥,永不登大哥家的門。
  
    大哥,你真干得出來。
  
    三,保證在一個月內,停此洗頭房生意,并永不再干,如若再干,將把大哥租給我的廠房歸還大哥,并永遠不得使用。
  
    大哥,你這叫挖坑,是釜底抽薪。
  
    四,酒店餐廳、按摩院和卡拉OK,可以繼續經營,并保證合法經營。如有非法經營而出事,保證不找大哥解決。
  
    嗨,大哥你真能裝,原來你也知道按摩院和卡拉OK是可以辦的啊。
  
    五,不管發生什么情況,都不能關閉鞋廠,都要堅持做鞋。
  
    大哥,你真是太平洋的警察,管得寬啊。
  
    好了,簽上名字,按好手印。
  
    金云興依言完成“保證書”,再坐起來,將保證書遞給大哥過目。
  
    金云飛看了一遍,確認無誤后,將保證書放進了抽屜里。
  
    金云興舒了口氣,也不下來,掏出香煙,點上一根煙吸了起來。
  
    大哥,你出差的時候,去洗頭房按摩院卡拉OK玩過?
  
    金云飛搖著頭笑道:臭小子,你少來套我。
  
    嘿嘿,大哥,你一定去玩過。
  
    我沒有。但我沒吃過豬肉,也起碼見過豬跑。
  
    但是,你好像門兒清啊。
  
    這有什么好奇怪的。福建曹老板的侄子就是搞娛樂業的,我聽曹老板說起過。
  
    大哥,我覺得你有點迂,我可以給你提個意見嗎?
  
    有話就說,有屁就放。
  
    金云興壞笑道:大哥,你有錢,但你傻,因為你不會享受人生。你應該多出去玩玩,該吃吃該喝喝,人生只有幾十年,別等人老了錢卻還沒花了。大哥,你要是到我的餐廳按摩院卡拉OK玩,我一律給你打五折……
  
    臭小子,你又找揍啊。
  
    說著,金云飛又要起腳。
  
    但是,金云飛生生的將腳收回來,因為門被推開了。
  
    母親謝玉娟、老婆岳秀清、大妹金曉玲、弟妹張玉翠,還有手牽著手的小六一和小貝,紛紛走了進來。
  
    看到金云興坐在大板臺上,大家都笑了起來。
  
    母親笑臉綻放,金云飛知道,雨過天晴,母親不生二兒子和二兒媳的氣了。
  
    小六一問金云飛:爸爸,二叔怎么也坐在桌子上呀?
  
    金云飛笑而不語。
  
    金云興笑道:六一,我和你爸鬧著玩呢。
  
    母親笑道:大兒子,你一定又欺負老三了。
  
    金云飛笑著問二弟:老三,我欺負你了嗎?
  
    沒有沒有。金云興忙道:大哥對我最好,大哥從不欺負我。媽,大哥是不會欺負我的。
  
    金云飛兩手一攤,沖著母親說道:媽,我倒想采訪你一下。那天是誰對我說,就當沒有老三這個兒子,這是誰說的啊。
  
    母親笑道:大兒子,哪壺不開提那壺,你找打呀.
广西福彩快三遗漏速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