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不負相思意:姍姍遲來 > 005 他在看誰?

005 他在看誰?

秦恒轉身他一路疾走,臉色很難看,我像個跟班一樣跟在后面。
  
  酒店外面正在下大雨,酒店前臺的服務員看到我衣衫不整的樣子還跟著男人一路疾走,眼光中都帶著鄙夷。
  
  泊車服務員將秦恒的那輛賓利開了過來,一路濺起不少水花。
  
  我覺得秦恒今天有點不對勁,尤其是他看到我脖子上楚翊弄出來的痕跡,眼光就兇殘得像要活剮了我。
  
  他握在方向盤上的手因為生氣而用力過盛,青筋疊出,薄唇彎出一個譏誚的弧度:“顧芷盛,你行啊,我出錢養你,你卻在外面跟別的男人約會!”
  
  他這么一說,我瞬間覺得很委屈。
  
  他每個月月末找我兩次,我就像一個應召小姐。
  
  他呢,自己一身風流債,我無數次在八卦新聞上看到他的花邊新聞,對象不是歌星影星,就是哪個社交名媛,私生活簡直稱得上糜爛。
  
  我爸媽一直以為他是無償贊助,對他贊賞有加,甚至想要把我嫁給他。
  
  但是一看報紙上對他的描述就是現實版的李澤楷——根本還沒玩夠,才打消了這個念頭。
  
  我和這個混蛋照著這種方式在一起,一過三年。
  
  我不想要這種生活,但是對于結束這種關系我又無能為力。
  
  不是有句話嘛,生活就像強奸,當你無力反抗時,那你就躺下來享受吧。
  
  但是我還是對他說了一句我忍了很久的話:“你要是厭倦我了,就提前解約!”
  
  “偏不!”他冷笑,聲音在雨夜顯得更是涼薄:“看看你現在衣衫不整的樣子,哪點像是好人家的女兒,裝什么純潔少女?”
  
  我怒了:“本來我就是好人家的女兒,都是被你玷污的!”
  
  他“吱”地一聲猛踩剎車,將車子泊在路邊。
  
  用他那雙黑漆漆的眼睛瞪著我。
  
  我一瞬間慌了,警惕道:“你想干什么?”
  
  他右手粗暴地托起我的下巴:“嗯?被我玷污的?”
  
  說實話,他現在發怒的樣子就像一頭暴龍。
  
  我偏頭躲他開他的手,他冷冷地:“我不介意再玷污一遍給你看!”
  
  “你流氓——”他扣住我的腰,看架勢想要用強的。
  
  NND,我奮力抓起車上面的水晶擺臺往他身上砸。
  
  被他一把搶過來扔到了車外,我聽到“哐當”一聲,價值數千塊的水晶就這樣碎了——這個變態。
  
  我被他扒得衣衫凌亂,他卻仍然西裝筆挺,一絲褶皺也沒有,我羞憤交加。
  
  “你個變態,這是車上!”我想我肯定臉燙得能煮熟雞蛋。
  
  他命令我:“叫我的名字!”
  
  我是聰明的孩子,知道在這種敵情我弱不能和他犟,不然吃虧的肯定是我。
  
  “秦恒……”
  
  聲音又嬌又軟,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
  
  秦恒的目光從我叫他名字的那刻起變了,漸漸變得深沉,手溫柔的撫過我的頭發。
  
  我心里莫名一顫,怎么有人可以這樣喜怒無常。
  
  他的目光在我的臉上一寸寸描摹,那樣子簡直是目不轉睛了。
  
  我也第一次發現,秦恒的眼睛這樣好看,像是深夜的星空一樣深邃,我的倒影就映在他漆黑的猶如黑曜石一般的瞳仁深處。
  
  他在透過我看誰?
广西福彩快三遗漏速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