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我的陰差生涯 > 五百八十四章 尤里凱撒的王陵 一

五百八十四章 尤里凱撒的王陵 一


  “大家都不要下車!緊閉車窗!”我揮動軒轅神劍,劈開周圍的黑霧,扭頭沖車隊大聲喊道。
  此刻,天地間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千年戾氣雖然厲害,但是只要不被沾染到身體,倒也無性命之憂。汽車的密封性很好,應該能抵擋住戾氣,不過時間長了就不好說了。
  濃重的黑霧開始凝聚成一條粗大的繩索,像狗皮膏藥般貼了過來。
  顯然這些千年戾氣頗具靈氣,明白我才是它們最大的敵人。千年戾氣猶如一條黑色巨蟒,圍著我快速盤旋,只是它們忌憚我手中的軒轅神劍,倒也不敢直接撲將上來。
  我成了黑暗的中心,猶如龍卷風的風眼。
  我轉動手腕,朵朵劍花四散開來。
  “轟!”
  劍鋒所到之處,黑霧消散,可是它們瞬間又凝聚在一起,讓我大有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無可奈何。
  十多分鐘后,我開始感覺手臂酸麻,軒轅神劍變得沉重起來。
  不好!這些千年戾氣太多了,根本殺散不盡,如此下去,用不了多久,我就會筋疲力盡。到時候,整個車隊的人都免不了一死。
  我可不想命喪異國他鄉,給奧斯他們做陪葬。
  “噠噠噠……”
  架在車頂的機槍開始吐出一條火舌,無數顆彈頭撕開黑暗,瞬間隱沒在黑暗之中。
  就在彈頭撕開黑暗的剎那,我突然想到了一個辦法。如果這個辦法能成功,說不定能消滅這些千年戾氣。
  我精神一振,一邊揮舞寶劍,一邊向汽車跑去。
  “快開門!”
  我拉了下車門,車門已經被從里面鎖死了。我用力捶打了幾下車門,大聲喊道。
  車門滑開,露出一條窄窄的縫隙。
  我逼退纏繞過來的戾氣,后退著鉆入汽車。
  車門鎖死,戾氣瞬間把汽車包裹的嚴嚴實實。
  “楊陽,這可怎么辦?”
  奧斯聳動著肩膀,攤開雙手,一臉的沮喪。我甚至能從他的眼神中看到一絲恐懼。
  奧斯的心里非常清楚,如果連這些千年戾氣都搞不定的話,根本就走不出這條幽靈峽谷,更不用說去復活什么地下羅馬軍團了。
  要知道,奧斯為了復活地下羅馬軍團,他已經潛心經營了許多年,耗費了無數的金錢,葬送了數百條人命。
  “把子彈箱拿過來。”我說道。
  奧斯楞了下,不過還是命人推過來一箱機槍子彈。我掀開箱子蓋,黃銅色的子彈已經塞滿了彈帶,整齊的摞放在箱子里。
  看來奧斯的準備工作的確到位。
  我用劍尖刺破手指,鮮血頓時涌了出來。
  “楊陽,你要干什么?”zt0G
  耶利亞驚呼起來,她一下撲了過來,掏出手帕就要給我包扎傷口。
  “給我瓶水!快點!”我收起寶劍,一把推開耶利亞。
  耶利亞看我拒絕了她的好意,頓時呆住了,眼睛里蒙上了一層淚水。她或許是以為我受了刺激,大腦出現了短路。否則的話怎么會自殘呢。
  哈登似乎明白了什么,急忙打開一瓶水塞給我。
  我把血液滴入瓶中,稀釋成了一瓶血水。
  “再來一瓶!”我擔心一瓶水不夠用,于是說道。
  稀釋完兩瓶血水,我把傷指伸到耶利亞面前,笑道,“該你上場了。”
  就在耶利亞幫我包扎傷口的時候,我喝了一口血水,用力噴在了子彈箱中。
  “噗!噗!”
  很快一瓶血水被我噴完,木質的子彈箱開始滲出水來。
  “你別動嘛!”耶利亞不滿的嘟囔道。
  其實我的傷口早已經愈合,我之所以讓耶利亞給我包扎,就是想不讓她難堪。
  “哈登博士,換上這些子彈射擊!”
  我沖耶利亞笑了笑,以示謝意。
  “這,這管用嗎?”奧斯的眼睛瞪的跟牛鈴般大小,不解的問我道。
  “應該管用。”說實話,我的心里也沒十分的把握。不過,西方的鬼魂應該和東方的鬼魂沒什么區別。如果說有區別的話,就是管理鬼魂的神不一樣。東方的鬼魂受冥界約束,西方的鬼魂卻依附于上帝。
  一名教徒扯過子彈箱,把侵有我血液的子彈帶壓入槍膛。
  “噠噠噠!……”
  教徒扣動扳機,一長串火星噴出槍口,硬生生把纏繞在車體周圍的千年戾氣撕成了碎片。碎片漂浮在空中,瞬間化為烏有。
  一道陽光透過戾氣中的縫隙照射下來,車內一片光明。
  “楊陽,真有你的。看來請你來是我最為明智的選擇。”奧斯大喜,竟然雙手捧住我的面龐,用力親吻起來。
  “把這些子彈送去后面的車里,讓他們都換上這些子彈射擊。”哈登博士看到汽車周圍的戾氣已經退去,他扯過一箱子彈,學我樣子把血水噴在了子彈上。
  “是!”
  開車的教徒猶豫了下,他看看車外,一臉的不情愿。但是他不敢違抗哈登的命令,于是硬著頭皮開門下車,抱起子彈箱向后跑去。
  不多會,槍聲響成一片。
  我下了車,看到天空中的戾氣漸漸退去,峽谷內陽光重現。
  我確定周圍沒有戾氣后,對奧斯說道,“安全了!”
  奧斯點點頭,拍了我肩頭幾下,回頭下令出發。
  看著地上那幾具干尸,我苦笑著搖了搖頭,跟在奧斯后面上了車。
  半個多小時后,車隊駛出了幽靈峽谷。
  眼前豁然開朗,竟然出現了一大片凹地。周圍群山環繞,景色壯美。
  突然,我感覺胸前的白玉瓶劇烈震動起來。格魯的聲音傳入我耳中,“楊陽先生,我能感覺到,幽閉之地到了。”
  “停車!”
  這時,奧斯下令道。
  汽車停下,奧斯拿著地圖鉆出汽車,比對著周圍的環境。
  “哈哈!我們的目的地到了,下面就埋藏著我的偉大夢想。羅馬帝國!我來了!”奧斯仰面狂笑,繼而跪倒在沙地上,親吻著沙地。
  我看看周圍,根據天空中的太陽,判斷出了方向。
  我注意到就在北邊的山腳下,一個巨大的沙丘突兀出地表,似乎下面埋藏著什么東西。
  哈登也注意到了地表的異樣,他對奧斯說道,“主教大人,我們應該去那邊看看。”
  奧斯起身,點點頭說道,“大家上車,我們去北邊山下。”
  “奧斯先生,我們應該謹慎行事,是不是先派幾個人過去看看再說。”我提議道。既然這里就是幽閉之地,我擔心周圍并不象看上去那么平靜,說不定會隱藏著什么險惡。
  奧斯沉思了一會,說道,“楊陽先生說的是,哈登!你帶人過去看看。”
  “是!”哈登答應一聲,“你們幾個跟我上車。”
  有教徒開過來一輛汽車,哈登帶人上了車。
  嗡!——
  汽車卷起一陣沙塵,向北方駛去。
  就在汽車開出去數百米遠的時候,突然停了下來。緊接著,車身開始下陷。盡管司機把油門踩到了底,馬達轟鳴,輪胎卷起道道沙線,可是卻依舊無法前進分毫。
  汽車越陷越深,輪胎已經隱沒在沙地中……
广西福彩快三遗漏速杳